【激战2同人】泰瑞亚2077

生活新闻 2020-01-03109未知admin

  我是阿苏拉,苏丝是我的名字,冒险是我的天性,我梦想有一天探寻这个世界最深的奥秘,梦想或许无法照进现实,但我们永远不能放弃希望,放弃自己。这是我的故事。一群矮小的生物徒步穿过温暖潮湿的密林,周围的一切都映衬出它们的渺小,不管是植物还是山脉。而这里就是被当地智慧生物“阿苏拉”称为度量领域的地方。阿苏拉是一种体型相比人类较小的生物,尖耳朵,椭圆形的脑袋,以及长满锯齿牙的嘴。每只手都长有四根细长的手指,手指末端长有在外的利爪。脚有三根脚趾,末端同样是的利爪,造型上却不如手那么,体型较大的个体脚面较大脚趾均匀分散可以牢牢扣住地面保持平衡,体型相对纤悉的则如同他们身形一样缩成一团。

  几公里外,由当地浮石搭建,悬浮在群山之间的建筑正是阿苏拉们的地--拉塔索姆。“没有什么地方比度量领域更好了,这是美丽的天堂!世界的中心!”说话的正是维恩,走在最前边乌黑的生物说道。他如同蝙蝠翅膀一样的大耳朵耷拉在肩上,猩红色的大眼睛透出诡异的,显得格外。短粗的头发像刷子毛一样立在他的头顶上。“度量领域可不是世界的中心。”苏丝,这群人的一员,她有着浅紫色眼睛,内侧红润短小的耳朵硬朗的位于脑袋两侧看起来有那么点像小猫咪,棕色的头发整齐的梳在一起,被一个蝴蝶结形状的发饰固定着,一小根羽毛插在边上随着步幅微微摆动,粉白色的皮肤在日光下透着粉色。虽然身形不高,体格相比于她的同伴却格外壮硕。

  “好。。吧,但你不能否认这里就是天堂,哦啦啦啦啦(阿苏拉风格曲,空耳听是这样的)。。。”维恩随手从一株长在岩缝间的植物上摘下一个果实,塞进了嘴里,汁液从他长满锯齿牙的嘴中流出,享受味蕾带来的冲击。这些果实大多长得非常艳丽,很难想象在这不见阳光的地方会有植物长得那么绚烂多彩。“是啊,这可真吓人,天空简直是在燃烧,我可从没见过这种情况。”另一个身形纤细雌性阿苏拉说道,她就在苏丝的边上,相比于苏丝她更像是一根,她的腰看起来甚至还没有苏丝的胳膊粗。”我希望是,赐福我们采不尽的星陨矿和黑曜石。“不远处泥地上有一些巨形地虫,它们将身体立起来如同一棵树,巨型地虫发出嘶鸣,却没有展现出任何性,这是当地的一种巨型节肢生物,虽然样子恐怖实际性情比较温和,前提是不主动招惹它们。“我听说混沌初开时代,泰瑞亚被强大的上古巨兽,它们相互争斗,最终自然的力量让它们维系在一个相互抵消的平衡之中,得以延续,而这种平衡延续至今,任何生物都匍匐在这种平衡之下。。。”讲述者名叫金蒂,是和苏丝关系很好的一个朋友,橘的双眼以及盘起来如同欧洲贵族的绵羊发型是令人印象深刻,她们是一起长大的。幼年时期是好玩伴,成年后则是关系最亲近的协同学院。

  苏丝幼年时候就听过这个故事,不过她并不相信为了平衡上古巨兽这种过于的说法。不过这种平衡是真实存在的,这种平衡被他们一族称为循环(或者说炼金术),事实上任何生活在这个世界的生物都不能摆脱这个规则。所有生物都必须在这种规则之下休养生息。“嗷,女士们,先生们,或许我们可以休息一下?”一名背着硕大背包的男性阿苏拉,背包中各种工具透过封口延伸出来,他看起来一定岁数了步履有些蹒跚,他努力辐射着他意识场,让周围的人感受着他的情绪。 辐射立场正是他们一族的能力,而敏锐的感觉器官可以捕捉空间中最微弱的,这让同族可以自己的感觉甚至是想法。

  他背后跟着的是一个浮石构造体,精细雕琢的花纹刻在石头的表面无不彰显着它们一族的工艺技术。尽管有着这样一个同伴,却不能在负重问题上帮他一点。因为这个光滑而巨大构造体没有可以抓取物体的“手”,一对短而粗的”手臂”悬浮在雕像两侧,它们是一对远程武器,而它们的功能就是尽可能的制造,没错,这是一个警戒雕像。时间已是午时,他们离开拉他索姆确实有一段距离了。带头那个长得如同非酋的雄性阿苏拉环顾四周。“那里有几只幼龄斯克鼠,我们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同伴表示赞同,没有谁会介意一顿丰盛的幼龄斯克鼠大餐。幼龄斯克鼠是一种小型生物比阿苏拉小的多,也是阿苏拉的主要食物,称呼它们幼龄并非它们真的属于幼崽而是错过发育期则会永远保持幼龄的形态,并被它们成熟同类抛弃出洞穴让它们自生自灭。一般来说幼龄斯克鼠只在巢穴周围活动,如果发现数个幼龄斯克鼠说明周围必定有它们的巢穴。

  果然在不远处的一个长满块茎植物的地方有个幼龄斯克鼠的洞穴数个幼龄斯科鼠居住在这里,数量多到让所有阿苏拉们饱餐一顿,阿苏拉们进入了洞穴。令人费解的是幼龄斯克鼠没有逃跑的迹象,就或许它们不认为对方是猎手而自己是猎物。维恩抓起一只幼龄思科鼠放入满是锯齿牙的嘴中。幼龄斯科鼠除了恐惧的意外并没有尝试,就如同知晓这是自己的命运,阿苏拉合住嘴,锋利的锯齿牙虽不擅长研磨但很适合切割,很快这个可怜的家伙就成了血肉模糊的肉块被吞了下去。同伴的死亡并没有给幼龄斯科鼠带来多少警示,除了同伴被抓后有些和恐惧再没有的表现,就像是它们故意用自己为这群阿苏拉带来一场盛宴。苏丝一只手握着一只幼龄斯克鼠,收拢的四根手指如同一座,事实上她不需要这么做,幼龄斯克鼠甚至没有逃跑的意思只是在发抖。她有些为难,并不是说她不喜欢这种生物的口感或者说吃不下,实际上她很喜欢这种生物的味道,就她的体型来说也可以吃下比同伴更多的食物,她空空如也的胃也在尖叫的催促她。她只是不喜欢“猎物”就这么毫无的等待着她享用,这让她感到不舒服。

  它此时此刻在想什么?它真的情愿这种死亡吗?如果我是它呢?苏丝思考着。或许它是在更加的死亡?一口咬下它的头,这过程很快应该不会痛苦。或者直接用爪子它的心脏,那我需要足够精准。或者我直接吞下它,不,这样对我身体不好。“苏丝你又在为食物伤感了吗?”“切,吃的最多还最矫情,真是。”“她的比我们都深,当然需要更多,哈哈”“我觉得你可以当个素食主义者。”“你是准备哭了吗?哈哈哈”....同伴嘲笑着她,每次聚餐苏丝总能为团队带来欢声笑语,但有一个阿苏拉不会。“哦,苏丝,别这样..你知道这就是规则。” 金蒂挪了挪靠近苏丝安慰道,她用眼睛盯着苏丝,这让她有些不适。“我只是不喜欢这样,我觉得这...这..你是对的,没有谁能改变这一切。”小家伙感谢你做出的,苏丝闭上眼睛将幼龄思科鼠头放入嘴中,收紧了下颚。

  记录完毕,发送。泽特收起了平板电脑放进背包,起身走廊边的窗户。走廊中人来人往堪比最繁华的街头,想找到一个人相对少的窗户并不简单的事情。还有一些视野被飞船机体挡住的窗口没被人挤满,这就像扩张,好的地段总是被先行者占据而且会有更多后人想来分一杯羹,不过呢总有一些不怎么好的地段还未被占据,泽特靠了过去,蓝绿色错综在一起的星球在中如此美丽。他就这样死死的盯着那颗目标星球,憧憬着未来,回忆着过往。2040年,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改变了一切,短短10年的时间的发展就已经取得了前人类全部科技的总和。所幸的是智能跟它们的创造者关系惊人的融洽与它们作对显然不会有好的结果,潮流改变才是正道。在人工智能的推动下人类自身也是在改变的,机械,基因飞升,已经是比打疫苗还普遍的事情,旧人类与全能仿生人相比简直不值一提,不改变注定要被淘汰的。灵能,智能思维辅助,仿生机械都是当下热门话题。经过灵能的人甚至控制那些意志薄弱的生物。

  曾经幻想中的乌托邦时代已经无限接近了,无限大的,虚拟幻境模拟,无尽水肥农场,大气地貌,你只要拥有帝国身份就可以尽情享受这一切。工作?当然不需要了,人工智能将一切规划的井井有条。当然除了,人与生物最大的区别就是实现自己的价值。为做出贡献的人想比那些之辈,可以拥有更多仿生人。早就失去了意义,现在,只是一个人们的衡量指标。仿生人是无价的,他们有自己的身份,只属于他们想服务的集团。就家庭是基本单位,而现在集团是基本单位,站的更高才能看的更远,体制也在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中改变,按旧时代的观点仿生人是机器而我们是人我们不一样,但是那些热衷机械飞升程度达到90%的人与他们又有什么区别。曾经是我们造就了他们,而现在我们也成为了他们,我们现在是个整体共同这个世界,我们是银河帝国。而我,泽特,ADC灵能潜能大学毕业生(60分别问我总分),基因与智能工程家族,与那些的人不同,我会实现我的价值。泽特为了寻求机遇登上了泰瑞亚殖民船,加入到这次开拓之旅中。这次殖民与勘探不管是设备还是人员规模都是空前的,再想有这种机会可就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各位乘客您好,飞船还有5分钟就将突破大气层了,请回到最近的座位系好安全带,餐厅、卫生间、娱乐室等设施将关闭...”提示音将泽特的思维拉了回来,这一刻终于...紧张和兴奋交织在一起,让这让他心跳加速。“您的入境申请已经处理完成了,身份已识别,殖民地相关法律已发送给您。”一条信息传入泽特的意识,这条信息传输自殖民船副官终端,在这个时代神经植入装置已经是很普及的设备了,就像是几十年前的手机,几十年前人们不管走到哪有事没事习惯于掏出手机低头看一眼,或者在痴笑中撞上另一个低头的行人。不过安全隐私等问题始终是神经植入装置的难言之痛,在接入网络那一刻危机就无处不在,即使安装有最全面的防御措施,有最严密密技术也难以逃脱高端黑客的入侵。除此还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去屏蔽那些令人头痛的垃圾信息。“哦谢谢,还有,可以给我介绍下下边的情况吗?”泽特轻声说答道,用声音回答是一种多余的,意识转为电子就可以完成回应,但说出来始终是人的一种习惯。

  “当然可以。女王谷,平原气候,在那里有我们最大的殖民据点广大开拓者的家园,初代殖民船停靠在此,您可以在那里享受到家园一般的待遇”副官用它温柔的女声向泽特解释着与此同时,画面在思维中展开,而泽特就身处画面的正中,他随意环顾四周,一个探险家直接穿过了泽特的身体走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屋。穿模了..泽特小声嘀咕道。他想跟随这个探险家进入但是一道无形的墙壁组织了他,这么做。这只是一段别人提供的记忆影像,提供记忆的人并没有进入这间屋。随后影像消失了。”布里斯班野地,热带雨林气候,帝国丛林前哨站深入丛林的必经之。”画面再次展开,这次泽特身处一片热带丛林中,相比于女王谷的平原地形,泽特更喜欢这里,如此多的动植物这里是基因研究的宝库。不过他从亲身体验过这种,据说地球上有这种但他从没去过地球,获得地球身份是最难的。泽特很想知道这里的气味或者温度,但是记忆提供者穿着舒适的恒温服,温度信息毫无意义。

  “废墟原野,平原气候,帝国最偏远的前哨站,主要驻扎的有武装仿生人。”这次画面是一片乱石丛生的平原,这次有什么?一个探险家和几个同伴,枪鸣,者一位高大的机械人,其程度已经无法分辨他是原生人类还是一位仿生人,他精准的一枪便击中了一个形如野兽的生物,那个生物应声倒下...漂亮的一次射击,泽特这样想,不过这里看起来很,狩猎不是他的目的,他直接结束了后边的画面。“数十个小的科考站,处于安全考虑系统不您直接造访这些小的观测点。”“谢谢你的,有直达布里斯班野地的穿梭机吗?”“有的,已为您预定,在穿过大气层后请您前往3穿梭机分离仓,前往布里斯班野地的穿梭机将于11:00发出,需要时间提醒吗?”“不必了。”飞船穿过大气层,飞船震颤起来起来,轰鸣声在舱内作响,窗外闪烁着火光,整个船体如同一个火球,泽特不由自主的握紧了座椅把手。“各位乘客您好,飞船已经穿过大气层已经抵达目的地,请拿好随身行李前往分离舱。”“欢迎来到泰瑞亚!”

  “我听说有侦察队来过这里,然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那个身形纤细的母阿苏拉缩在队伍中间,声音有轻微地颤抖。“我们有警卫魔像,如果你害怕就应该封闭你的意识场,懂?”说话的是维恩,几人显然赞同维恩的说法,他们对那个母阿苏拉的情绪波动感到反感。他们来到一座高台,魔像太笨重留在守在下边。动作比较敏捷的走在前边,动作不太协调的在后模范前边人的动作,落在最后边的几个总也跳不过一个大断层,幸好断层下方是他们上来的,跌落下去仅仅受到一点皮肉伤。高台上长满宽叶植物十分适合隐蔽身形矮小的他们,“看那边,那些建筑。”一个阿苏拉轻声说道,手指指向十二点钟的一个方向。苏丝也注意到了,那是一些他从没见过的建筑,不属于任何她已知的种族风格的建筑。光是那些奇特造型便深深的吸引了她的视线,那是她从没见过的奇怪结构,基座被复杂的支架撑起,完全由金属壳构造的墙壁与穹顶在阳光照射下呈现出一片白亮。水蒸汽与强烈的光线让她没法看的更清楚。好奇心在催促着她下去一探究竟。“我要靠近看看,有要来一起来的吗?”苏丝询问周围的同伴,现场一片静寂

Copyright © 2010-2020 陆柒柒叁柒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