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博为什么中途岛海战中美军飞机出动一批被护航的零式屠一批但最

科技新闻 2020-01-03149未知admin

  1、菲博06:20,中途岛21架F2A“水牛”战斗机和7架F4F“野猫”战斗机(均属陆战队第221战斗机中队,VMF-221)在中途岛防空火力配合下迎战向中途岛袭来的日军第一波,日军兵力为36架零式战斗机、36架九七式舰载机和36架九九式舰载爆击机。

  结果:美军13架F2A和3架F4F被击落,VMF-221中队长帕克少校战死,除去受损不可修复机后仅2架幸存机可用,VMF-221在首战之后即已战斗力。日军1架九九舰爆、5架九七舰攻和2架零战被击落(含高炮击落),另有3架舰攻因损伤过重在海上迫降,合计永久损失11机,另有二十余机被不同程度击伤、部分返航后判定不可修复而被注销。

  :由于美军战斗机性能明显劣势(被美军飞行员谑称为“空中棺材”的F2A水牛已严重过时,性能较好的F4F野猫相对零战在速度和机动性上也处于劣势),此轮交战损失惨重,而且留下战斗机防空的决定直接导致中途岛当天派出的所有队都没有战斗机护航,造成了相当不好的影响。但VMF-221的血战也给日军带来了不小的损失,促使日军下决心发动第二轮空袭来在登陆开始前彻底解决激烈抵抗的中途岛,在无意中影响了战局。

  2、07:00,中途岛6架海航TBF“复仇者”鱼雷机(隶属海军第8鱼雷机中队分遣队,VT-8,因此大黄蜂的鱼雷机部队其实并没有像以前著作中所说的那样“全军覆没”,被派往珍珠港和中途岛的分遣队的力量成了之后重建VT-8的核心)和陆航4架挂载鱼雷的B-26“者”中型轰炸机(隶属陆军第7队)对机动部队发起,当时机动部队上空大约有20余架零战,并在发现敌情后立即定位和起飞了更多零战。

  结果:美军4架TBF、2架B-26被击落,其中1架B-26可能为赤城防空火力击落,另1架TBF因受损过重返航时在海上迫降,VT-8分遣队队长菲博林中尉战死,侥幸返回中途岛的幸存机亦损伤严重;日军也有2架直卫零战被美机的自卫火力击落。美军未获任何战果,雷击航母赤城、飞龙和轻巡洋舰长良皆未命中,仅一架B-26在坠毁前试图撞击赤城与之同归于尽,最终与赤城舰桥擦肩而过。

  :美军当天的第一轮进攻(不算当天子夜时分中途岛PBY水上飞机雷击日军运载登陆部队的运输船团并击伤油船“曙丸”——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就是美军在整个中途岛战役期间唯一命中的一条鱼雷……),因没有任何战斗机掩护,鱼雷又需要降低至海平面高度平飞以瞄准目标投雷、极易受到,这批机被数量明显占优的日军零战直卫队击败,不过从B-26的决死突击中捡回一条命的南云等人显然受到不小的震动,很可能进一步坚定了日军对中途岛发动第二轮空袭彻底消除的决心。

  3、08:00,中途岛16架SBD“无畏”俯冲轰炸机(隶属陆战队第241侦察轰炸机中队,VMSB-241),当时机动部队的航母正在清理飞行甲板以准备回收早上空袭中途岛后返航的第一波(所以任何南云没在这时立即出动第二波的观点都纯属不切实际),空中的零战减少到仅有9架。

  结果:美军包括VMSB-241中队长亨德森少校坐机在内8架被击落,幸存机亦大多受损;日军1架零战被SBD自卫火力击落。美机未获任何战果,对飞龙的轰炸全部失的。

  :同样是性能优异的SBD俯冲轰炸机,而且还了日军战斗空中巡逻最薄弱的窗口期,但结果却与后来一击制胜的企业飞行队迥然不同。由于编成时间较短,亨德森的部下大多没受过足够的俯冲轰炸训练,导致亨德森不得不亲自带队进行精度较差也更易遭到的下滑轰炸,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最终为零战直卫队击溃。

  4、08:10,中途岛12架B-17“空中堡垒”远程轰炸机(隶属陆军第7队)对机动部队的航母实施高空水平轰炸,当时空中约有20架左右的零战。

  结果:美机对赤城、苍龙、飞龙的高空水平轰炸无一弹命中,B-17的飞行高度亦令日军零战和防空炮鞭长莫及,但有部分B-17受到一定损伤。

  :高空水平轰炸的精度当然高不到哪里去,碰上高速机动的舰船时基本只有听个响的效果,不过多少起到打乱日军阵型干扰其作业的作用……(另外,B-17拍摄的战场照片显示至少到当天8点左右日本航母的飞行甲板上还是空空荡荡,并无一架机,这有力否定了渊田美津雄“第二队从早上起就在飞行甲板上待命、并在飞行甲板上把鱼雷换成了、后来又把换回了鱼雷”的谎言。)

  5、08:20,中途岛12架SB2U“守护者”俯冲轰炸机(隶属VMSB-241)对榛名战列舰实施俯冲轰炸,当时空中约有20架左右零战,但大多在航母附近警戒而忽视了的护航舰。

  结果:美机对榛名的轰炸无一命中,但也使疏于防范的零战追之未及,事后有2架SB2U未返航、推测应为零战击落,另有2架SB2U受损迫降,此为中途岛当天上午最后一击,除去受损机后VMSB-241到当天下午仅剩约6架SBD和6架SB2U可用,战力折损过半。如非航母特遣舰队打赢了海战,中途岛前景堪忧。

  :性能已显老旧的SB2U绰“空中振动器”,虽然特意挑选了护卫战斗机较少的战列舰作目标,但最后也依然毫无收获(当然损失也较亨德森队小)。不过,这也了日军过度依赖飞行员判断的战斗空中巡逻存在明显漏洞。

  6、09:18-09:35,大黄蜂第8鱼雷机中队15架TBD“者”鱼雷机机动部队,当时空中约有24架直卫零战。企业第6战斗机中队的10架F4F战斗机此时就在机动部队盘旋,但由于断云而没有注意到大黄蜂的鱼雷机正在发起,也没有收到鱼雷机的求救电报。

  结果:VT-8共15架TBD被全数击落,包括中队长沃尔德伦少校在内的30名队员中,仅飞行员乔治·盖伊少尉一人在海上迫降后幸存并于第二天被中途岛PBY救起。菲博美军未获任何战果,少量鱼雷机赶在坠毁前向苍龙投掷的鱼雷均没有命中。

  :速度迟缓、装甲薄弱的TBD早已不能适应战争形势,在凶悍的零战面前几无之力,中途岛一战TBD的惨重损失也大大了美军在此战后加快淘汰TBD换装新式的TBF。但VT-8的悲剧背后不止这么简单。由于后人可能永远无法知晓的原因,4日上午大黄蜂的队被舰长米切尔和飞行大队长瑞背着弗莱彻和斯普鲁恩斯自作主张带去了错误方向,只有沃尔德伦在起飞后不久执行上级错误命令并率VT-8离队按侦察机提供的正确方位搜索目标,结果VT-8成了大黄蜂当天上午唯一找到目标的飞行队(人则全部两手空空打道回府,有部分飞机还因燃料耗尽坠海损失),却也导致其在时没得到任何战斗机掩护(企业战斗机则稀里糊涂打了酱油)而一败涂地。

  7、09:38-10:00,企业第6鱼雷机中队14架TBD鱼雷机,当时为应对美军鱼雷机空中的零战增加到30架左右,但由于刚刚迎战VT-8导致一开始日军巡逻战斗机没有判断对方向(VT-8和VT-6从不同方向进场),给了企业鱼雷机趁虚突入的机会。企业VF-6的10架战斗机依然在盘旋,由于断云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正在进攻,也依然没有收到之后VT-6的求救电报。

  结果:VT-6共9架TBD被击落,中队长林赛少校战死,1架TBD因严重损毁在返航时坠毁,1架返航后被注销,企业仅剩3架带伤的鱼雷机可用。美军未获任何战果,向加贺投掷的鱼雷均未命中。

  :VT-6的悲剧同VT-8如出一辙,只是由于巧合他们的比几近全灭的VT-8稍微好一点。但更大的悲哀是企业战斗机明明近在咫尺、甚至VT-6的人已经看到他们,却依然如坠五里雾中一般无所作为(至于企业战斗机、轰炸机、鱼雷机为什么会兵分多各自为战则是另一个线指挥官斯普鲁恩斯和布朗宁对此难辞其咎),有记载称VT-6的少数幸存者在返回企业之后甚至直接抄起冲进飞行员待命室准备找“见死不救”的战斗机部队的们算账。10时之后企业战斗机因燃料不足而不顾斯普鲁恩斯和布朗宁要求他们继续留守的命令(他俩当时误以为是轰炸机部队因燃料不足要求放弃任务返航,一度崩溃)直接返航,除了发出少量接触报告外在上午的作战中没有发挥任何实质作用,此时日军瞭望也发现了这些在机动部队盘旋的美机、但把它们错当成了“水平轰炸机”,当部分零战试图前往截击时F4F们就已经返航了,双方没有交火。

  8、10:20-10:40,决胜一击。美军企业第6轰炸机中队、第6侦察轰炸机中队合31架SBD俯冲轰炸机(起飞时为33架,有2架在之前的搜索过程中坠海),约克城第3轰炸机中队17架SBD俯冲轰炸机(但有4架因机械故障途中不慎误投,实际13架挂弹)、第3战斗机中队(6架F4F战斗机)和第3鱼雷机中队(12架TBD鱼雷机)协同,由于之前连续迎战两波鱼雷机,日军不断增加直卫零战数量,此时已达42架之多,为当天的峰值。

  (注:较早期的资料认为约克城鱼雷机在10:10先一步进场并和大黄蜂、企业鱼雷机一样因孤军突入而被歼灭,但根据新的研究,VT-3突入的时间应该和约克城的战斗机、轰炸机相差无几,这一点得到约克城轰炸机飞行员的,因此在关键时刻吸引了零战注意力的不是传统认为的VT-8和VT-6而恰恰是约克城的鱼雷机)

  结果:美军俯冲轰炸机命中赤城1弹、加贺5弹、苍龙3弹,3舰均遭重创,企业1架SBD被加贺防空火力击落(加上7时赤城击落的1架B-26,日军防空炮当天就只有这两个战果,日舰防空火力之薄弱可见一斑);约克城VF-3的战斗机击落5架零战,自身损失1架,这是当天美军航母舰载战斗机同零战第一次交手,表现出色;VT-3的结局却非常凄惨,雷击飞龙未果,10架TBD被蜂拥而来的零战击落,中队长马西少校战死,2架TBD返航后也因受损过重在海上迫降,VT-3损失殆尽。企业轰炸机在返航时损失较重,由于燃料耗尽、迷失方向、机体受损等原因13架SBD坠海损失,加上受损报销的飞机,企业当天也付出了21架SBD永久损失的代价;约克城轰炸机有2架迫降。

  :为什么日军击退了美军多轮空袭、却无法10:20美军的雷霆一击(实际上同时突入的美军鱼雷机还是被击溃了,飞龙也得以在此击中幸存并很快进行反扑)呢?从力量对比看,当时日军用于机动部队的40余架零战要防御美军从两个不同方向赶来(企业和约克城队同时进场可谓不约而同)的3个俯冲轰炸机中队近50架SBD的、此外还有约克城的12架鱼雷机和6架战斗机,特别是约克城的战斗机、轰炸机和鱼雷机同时进场没有脱节,要应对来自多个方向、不同高度的如此规模的复合对零战直卫队来说就力有不逮了,何况这次日军面对的是素质更胜一筹的美国海军兵(开战初期美国海航飞行员的个人素质其实并不比日军那些千里挑一的飞行精英逊色,不少人有上千小时的飞行时间。再对比一下缺乏训练无法实施俯冲轰炸的VMSB-241……)。再者,由于此前连续击退两轮鱼雷机进攻,日军巡逻战斗机的注意力明显更多放在了低空来袭的鱼雷机身上,约克城鱼雷机和战斗机的到来无疑吸引了零战的更多注意(速度迟缓的VT-3在一跌跌撞撞冲向飞龙时将大量零战吸引到了东北方向,VF-3的F4F在中队长萨奇少校率领下利用他发明的“萨奇剪”战术打出难以置信的4:0比分,很是吸引了一些复仇心切的零战紧追不舍),为俯冲轰炸机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当然即便没有被VT-3和VF-3拉,零战想要击退大批SBD的俯冲轰炸也是难上加难。由于日军航母当时未装备对空雷达,只能依靠护航舰的瞭望来提供相当不足的前期预警,也没有像美军那样由舰上无线电引导巡逻战斗机截击,除了增加战斗机数量之外就只能依靠飞行员的判断,加上作为最后一道防线的防空火力又过于贫弱,左支右绌最后出现破绽也就不足为奇了。

  展开全部美国海军情报局在与英国以及荷兰相关单位紧密的合作下,开始成功的解读日本海军主要通讯系统JN-25的部分。到了五月上旬,联军在破解JN-25上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也因此得到了窥探日本海军计划的能力。JN-25让联军得悉‘AF方位’将会是日本海军的下一个目标,然而联军就偏偏破解不到‘AF方位’的。一些美军的高层将领认为‘AF方位’便是中途岛,另外一些则认为是阿留申群岛。然而任凭联军解码科技多么的先进,也仍然无法破解‘AF方位’的正确。正当美军高层在伤脑筋的同时,一名年轻军官却想到了一个能够确认‘AF方位’是不是中途岛的妙计。他要求中途岛海军的司令官以无线电向珍珠港求救,说中途岛上的食水供应站出现了问题,导致整个中途岛面临缺水的危机。不久后,美国海军情报局便截夺到一则JN-25信息,内容果然提到了‘AF方位’出现缺水问题。结果‘AF方位’便为中途岛,也就是日本海军的下一个目标。

  由于要从JN-25得到情报非常费时,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上将切斯特·尼米兹到了最后一刻才掌握了能够用来埋伏日本舰队的可靠情报。他立即召回了在太平洋西南方的企业 (CV-6 USS Enterprise)、大黄蜂 (CV-8 USS Hornet)以及因为参与珊瑚海海战而正在珍珠港进行重大维修的约克城 (CV-5 USS Yorktown)。任命雷蒙德·斯普鲁恩斯少将代替患病的哈尔西中将指挥第16特混编队。尼米兹就准备以三艘约克城级为主力,再加上约五十艘支持舰艇,埋伏在中途岛东北方向,菲博前往中途岛的日本舰队。

  在珊瑚海海战受重伤的约克城返回珍珠港时,她看上去需要进行几个月的重大维修工程。经过七十二小时不眠不休的抢修,她的飞行甲板已重新铺平,内部也装上新的钢条支撑架,舰载机组成新的舰载机队。尼米兹上将不惜一切地违反了许多海军条例,就为了达成让约克城随行的目标。在约克城入港的仅仅三天后,她奇迹般的随着美军舰队(第17特混编队)奔向中途岛,展开她的最后一次作战任务。与此同时,日本海军参加珊瑚海海战的瑞鹤在位于特鲁克(Truk)的等待一批新的舰载机;受伤的翔鹤则在进行维修。如果日本海军没有大意,以为美军只会派遣两艘航母企业及大黄蜂迎击苍龙, 飞龙, 赤城以及加贺的话,那么中途岛海战,将可能会有迥然不同的结局。

  自从美军参加太平洋战争后,日本的战线就被拉得很长了,本来日本就是一个岛国,各种资源有限,武器制造的相应资源也是比较吃紧,而美国就不一样,资源不困乏,加上美国海军的强大,了日本的海上运输线,导致日本国内的武器制造跟不上战场的需要。虽然零式战斗时刚出来时候比较厉害,打的盟军没有之地,后面,美军研讨出了对付零式战斗机的战法,加上投入的兵力和武器可以是日本的几倍,以及美军新式武器的投入,渐渐的,就打的日本没有之地了。

  在无掩护的情况下就是一个靶子,当时的协同计划就是战斗机缠住对方,俯冲轰炸机从高空下来,牵制,最后鱼雷机来最后一下

Copyright © 2010-2020 陆柒柒叁柒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